反派威化登场

微博:反派小林登场

好浪漫的画风

郭祭酒_:

黑袍哥哥慢走~

黑袍哥哥这个半推半就的姿势其实是欲拒还迎鸭——

太太画的好好呜呜呜呜呜好喜欢(吹

郭祭酒_:

来搞赵处小浪催鸭!!!p2是原梗

郭祭酒_:

依旧是随缘约稿,依旧是70一个,这次是动漫头范例,真人头见上一条,不咕咕,出稿快

假装你假装我【58同城】 rps

鬼俊或者俊鬼没差


【你是炮仗,他是火花】
很难想象有人真的会像偶像剧里一样讲话,虽然这不出意外的逗得大家哈哈大笑,但你绝对觉得这一点都不公平,你也会讲笑话啊对不对。
你和有些人天生就是八字不合,比如你和林彦俊。
原来在节目里就没讲过几句话,到了一个组合偏偏就要互动,你吹了口气,很不耐烦的样子,头上的彩色小辫子抖了抖。
越是不想和那个人见面,那个人就越是喜欢出现在你眼前。乐华那三个家伙被打包回公司压榨,小队长么天天神出鬼没,两个vocal很明显不能被嘻哈带跑,必须自顾自美丽。剩下的几个人居然自然而然成了什么组合小分队。
靠。
那不就是说你和林那个俊又要待在一起了呗?表面上看起来就是一起出现在同一本杂志封面,出现在同一个视频访谈里,但实际上就是一起去同一个地方,一起坐车,中午要一起吃饭,而且用同一个手机订外卖,手机没电了还要借你充电宝,,用同一个休息室,盖同一个牌子的毛毯。
光想想你的头就要被点燃了。
众所周知,你王琳凯,不喜欢他林彦俊。
从热闹的办公楼里面走出来,进电梯准备下楼买杯喝的,你低头看手机没听到有人叫你不要关电梯门。
林彦俊噔噔噔的跑过来,“哎我不是讲等一下吗。”他本来气鼓鼓的一看到你声音就小下来,你眼睛从屏幕上离开一秒钟,“呦,林彦俊。”语气活泼又不乏热诚,唯一缺点就是,你看起来太友好并且楼层太高。
只有两个人的电梯实在有点尴尬,更何况你还屁都不放一个,只能该死的假装你在手机上有几亿的订单要处理,而且有点后悔自己没在新换的裤子里放耳机。
楼层一层层往下,难不成就一路不说话出门就分头走啊,林彦俊可是放弃订外卖想跑出来转转的,虽然不排除是因为某位bro过于养生,怕夜宵的油溅到其lv衬衫上,然后遭到温柔眼神的攻击。
电梯门一开他竟然觉得,里面的小鬼有点不情愿他出现。
小孩子,哼。他心里想。然后站到王琳凯后面,然后就发现那位真的很局促的在摸自己的口袋,然后沮丧的耸个肩,头上新编小辫子也跟着晃。
你觉得得开口说点什么,说好了是快乐病毒但是一碰到林彦俊简直是遇到消毒剂。
“要不要用我的。"
有人锤了下你肩膀然后你面前出现一对无线耳机。
“谢谢啊。”
你不想拒绝,然后用自己的耳机连上无线,放了几秒钟音乐,结果发现还不如自己心跳声大。


“唉你去吃什么。”你问他。
“你吃什么,我跟你吃好了。”


请问我在客气些什么啊?
你勉强维持笑容,好吧好吧。电梯门开了,他跟在你后面走,你突然感觉很有压力,然后带着他过个马路,希望能一起找到点好吃的弥补一下你的心情。


增进感情方法:给对方安排必要的交流机会,比如参加同一个活动,借他一些可还东西。
林彦俊在后面想。这是他从他的某文青,还是某情感公众号里面看的。但是他好像忘记那个标题是《对有好感的异性该怎么增加感情》了。

他们一前一后的走,时间太晚,路上行人不多,夏天的街道有点闷热,又不时吹过来一阵凉风,感觉还挺惬意的,“好凉快啊。”你把手臂张开,让风吹开你的衬衣,“爽!”你大喊。
但是有的人不觉得,裹紧他的小外套打了个喷嚏。

大街上挺安静的,无线耳机在你耳朵上有点累赘,得想个办法还回去。
你把左耳的耳机拿下来,事先调好一首你认为很屌的饶舌歌曲,看看老子的品味,你暗自想。
本来走着好好的,林彦俊看王琳凯一个转头,把自己肩膀扳过来,左耳被塞了个耳机。
“我们测测看他们多远还有声音好不好?”
林彦俊看你非常兴奋的样子,就顺着你说,“那你来呗。”
你有预计他一定会答应,他不答应也没办法,你一溜烟的跑走了,一边喊“我听得到,我还听得到耶!”你们的间隔越来越远,耳边风声呼呼响,你听不到喊声。
耳机里的饶舌节奏越来越快,你跑的也是,你不在乎还有没有音乐,恶意的想,要不就这么走散好了,转而又觉得自己很坏,我在干嘛,你想。
手机在你手里,你的耳机是总会有音乐的,倒是那个人,可能要失去联络了也说不定。你在一个你不认识的街口等了一会儿,等红灯变绿灯,绿灯又变成红灯,跑出来的汗都收了进去, 他都没出现。
真他妈……他是路痴吗。
路痴倒不是路痴,就是林彦俊作为一个新秀大明星出街的东西多了点,一手扶住墨镜,口袋里硬币又哗哗响,重要的是他刚刚迈出腿,鞋带就散了!我的老天爷啊!他不想踩到自己鞋子然后在绊倒。他绑好鞋带再顺便把另外一只脚也牢固一下,结果抬起头人就没影了,不过他还是跑几步意思一下,可是前面越走越空旷,怎么看都不想是会去的样子。虽然自认为有点方向感,保险起见还是原路返回,但是他走不回原来的路了。

前面有个巨大建筑,还是蛮亮堂的,你打算走几步再说,反正都有手机嘛怕什么,大不了最后打个电话呗。这么大个人还能把自己搞丢吗。你自己倒是天不怕地不怕的。
时间过得快,夜宵不知道吃不吃的成,本来就没想到要坐下来细嚼慢咽,稍微凑合一下一下就过去了,要紧的是你确实蛮饿的。面包房飘出香味,最后几个面包在打折,你看到招牌“买一送一”
那我们两个人刚刚好不是?
你的第一反应,你居然还会想到他,满不可思议的。因为他说,他要跟你一起吃。
玻璃柜台亮堂堂,留着几块漂亮的蛋糕,你还是蛮喜欢过生日,你看到蛋糕就想。好想过生日啊,你在回味。脑子里有根弦突然跳了一下,过几天不是林彦俊生日吗??你的脑子转的飞快,在生日祝福视频里面还没想好怎么夸他呢!
他幽默,诶,对,冷笑话不好笑算什么,这叫幽默。黑确实是黑了点,帅还是蛮帅的,确实,还有优点吗,你一边付钱一边想。脾气差?不对不对,这叫有个性,每个人都温吞水一样千篇一律有什么意思,唉,这叫个性。
你闭眼把他夸的天花乱坠,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脑子。
你为什么讨厌他啊,为什么讨厌他,你看他那种又是端正又不时打闹的仪态就觉得烦,你看他用台湾腔讲肉麻的话你就受不了,你讨厌他把东西端端正正放好,甚至他就站着照镜子,你还想冲过去撞他一下。他对你的态度,好像永远都是对小孩,有点像长辈,但是你觉得他不值得你尊敬。
可是你看着那个蛋糕,幻想在上面插上23数字的蜡烛,幻想上面因为点燃所以烧的火,幻想你把蛋糕送给他,被当作一个惊喜,然后他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。
你幻想他因为你,这一天变的不同。

林彦俊觉得自己宛若在同一条街来回走了五遍,总以为自己能找到的,结果好了,他现在彻底迷路了,手机摸出来一看还没电关机了。
干,今天很倒霉。
他有点火大,非常非常火,有股怒气憋在胸口,耳朵里塞着一只没有声音的耳机,琢磨怎么找条路回去,王琳凯啊王琳凯,王琳凯啊王琳凯,你还真是个小鬼。

事件有点转机,他耳朵里面居然出现一秒的歌声?但是马上就消失,留下一点电流的声音
他开始顺着大路跑,你确切不知道无线耳机可收的距离,但是你知道你和那个小鬼很近了,你是蛮生这小孩气,可是又不停的要去找他。

你开了个地图,手里拎着买一送一的面包,突然听到有人好像在喊你的名字,好像是有吧,你好像听到有人喊“小鬼”,你站住就为了听。接着你听到一声巨响的,还有点台湾口音的“王琳凯!”
总算找到了啊,没由来的开心,你想笑,但是对方的情况好像不太乐观。
他经常在节目里哈哈笑,你觉得烦,这么开心吗,你讨厌看他笑。
可是你现在希望看到他笑,真的真的。
他冲到你跟前,平常夏天穿长袖长裤不流汗的人,现在脸上居然还有汗珠,你看他皱眉头,不仅一团黑气,还要冒火花。
你怕把他给点燃了,想把面包塞给他,你突然觉得林彦俊的眼睛是真的大,看起来像在瞪你,或者说他确实在瞪你。
“白痴哦你。”
林彦俊推了一下你的肩膀,你被推的晃了一下。然后你就看他自己转身气鼓鼓的走了。林彦俊转身就越想越气,自己到底是为什么想和他搞好关系啊,为什么会想和他做朋友啊。难道是因为,他放的歌我也喜欢吗。
“你走哪去啊!”
你看他慢慢走远了才想起来跟上去,手机地图路线显示他偏离轨道非常多,你有点懵,跑着追上去,一边喊你才是白痴,面包的包装袋甩的哗啦啦响。
“跟我走吧!”

画得贼好der

郭祭酒_:

70块一个头像,不咕咕,出稿快,请大家看看我

我在书写立正文学
大家品吧

欢迎来到罪恶之城【唐人街探案2】秦风 X反派

存梗

求求大家一起搞昊然妹妹啊啊啊啊啊
我自己编了一个衍生秦风会黑化的版本,james帮秦风完成完美犯罪,秦风帮james洗脱嫌疑借刀杀人

微架空


【欢迎来到罪恶之城】


你早就看到他躲在桌子底下,就故意把脚踩在他面前。结果他吓得缩成一团,但还不忘扶正自己的假发和护士帽。

这是件很合身的衣服,你想。对于这样一个比你还高,却非常受瘦的中国男孩来说。
他看起来像个中国姑娘,但不是的,他在纽约追了你好几条街,你现在一下子就认出了他。你还从没感觉到这种危机感,最后不得不拔出手术刀,接着你就看他吓得摔在地上。
就像现在一样,他趴在你的办公桌下,穿着护士裙让他不由自主的露出大段小腿。他很紧张,虽然他还不知道你是谁。你追着女警官出去了,但你的心不在她身上,不一会就折了回来,他还留在你的办公室里,来不及跑,或者是还想找更多证据。你不禁佩服起他的勇气来。
“我都不知道我还有这么多保洁员呢”你插着口袋故作轻松。
他刚刚站起来,膝盖红红的,他好像结巴似的说着英文,或者他就是个结巴,现在更是了,他非常不拿手英文,还没想好他躲在这里的借口。他在想他要死定了,居然直接撞上了你,他说不出话来,难道要说自己在用膝盖帮你拖地吗?
他说了对不起,接着踩着高跟鞋想跑出去,不过你没有就让他这么走



秦风的鼻子里都是些消毒水味,还有点乙醚。他想跑来着,然后就不记得了,他现在躺在手术台上,衣服没换,旁边是个穿手术服的外国人,他慌了,脑海里浮现出各种莫名奇妙侦探小说情节,他开始挣扎,却动弹不得。

你是个蓝眼珠,秦风透过昏暗的光线看你。纯粹,且温柔,秦风这么感觉。
接着他感觉有人帮他擦了眼泪,虽然他都没意识到自己在哭,但他确实是在流泪,实实在在的,尤其感到塑胶手套摩擦在他脸上的时候,这是有关他还活着的庆幸的眼泪。“别哭,我不会伤害你,而且,我还需要你的帮助。”你需要他的时候到了


这很奇怪,在过了不久他又睡过去了,秦风再次醒来发现自己躺在浴缸里,干的,没有水,手被手铐拴水龙头上。他用力拉了几下,流出几滴无力的水滴。

他确信这不是在医院里,应该是在一栋公寓。这让他逃跑的机会更加渺小,他想装病,或者是装可怜,但这行不通,专业的医生难道看不出他是装的吗。

 他看着勉强下流无力的水滴,把水龙头开大,不一会就蔓延开来。

       你本来在想要不要订一个中餐外卖的,因为他还对你有用,非常有用,你得对他好一点。可他恐怕抢先在你一步闯祸了,水从门缝里渗出来,你冲进去,看到他沉在装满水的浴缸里,黑色的头发飘起来,水从边缘漫出来,打湿了整块地毯 。你说了句脏话,想不到还有人会比你这个癌症病人先死。

        明亮又干净的浴室里,绝对不像个罪犯的你把中国男孩从水里拎起来,他马上就喘上了气,让你怀疑这简直是个骗局,但你还是把他的手铐解开,把他拖出了水面,你和他一起喘气。

   

   他躺在浴室地板上,你站着看他,“你尿床吗”你问。中国男孩可能听不懂这句英文,慌乱的摇摇头,“你放火吗?”你又问,声音很大,他还是摇摇头,但是张着嘴好像要讲。“你确实不放!!!”你在他眼里变成一个狂躁的人,你把他从地上拉起来,不管他身上是不是还滴着水,推着他出了浴室,把干燥的地板弄的湿漉漉的,留下一个个该死的脚印,他一边甩着头发,不出所料那是顶假发,连着护士帽被扔在地上。他踉踉跄跄的不知道被你赶去哪,他之前的小伎俩和现在的胆怯差点激怒你,可你还是好性子的给他一条浴巾。


不仅如此,你还给他吹了头发,与此同时他自己把那件护士裙从身上剥下来,扔在地上。他几乎光着身体,披着你给的浴巾,他的脑袋在你手里。


      你的计划不能少了他,你耐心的把他黑色又细又软的头发抓起来,梳理着,等着他慢慢变的蓬松、干燥,散发着年轻、活着的味道。 



         秦风没有想到他们现在如此的亲切,虽然只是表象。他转过去看那位法医、罪犯,觉得他像个欧洲电影明星,甚至从容优雅的像个贵族。这和侦探小说里的很多反派形象重合起来,开始不再害怕,他转过去看美国佬。

         “那……那,那你虐杀小动物吗?”吹风机停了,变的寒冷,秦风又用英文讲了一遍,可能比中文还结巴。吹风机又开了起来,马上变的温暖,“我喜欢动物,我不虐待他们。”

       秦风透过吹风机的声音听他讲,过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美国佬在讲中文。头发吹干了,马上变的温暖,连带着他的脸颊一起。

      “一场完美的犯罪,如果你帮我,你也可以帮你” 

一匹恶兽从深渊里嘶吼而出,朝秦风扑去


fin

……

……